故事都是這樣開始的

鏡頭靜靜的從遠處拉到兩個原該成為焦點的人身上

兩個人從不相識

但總會因為什麼而知道世界上是有他(她)存在的

也許是令人開心的

也許是想到就頭痛的

又也許是想都不願去想的

畢竟既然那總是要發生的

又何必去想什麼

讓它就自然的為他兩人搭起幸或不幸的橋

喜悅或愿對的舟

有了關連之後

兩個人或者因為不能

或者因為不願

又或者只是因為不懂

橋腐蝕了

舟漂流了

開始地寂靜

卻也結束地冷漠

這樣又如何

選左邊有機會是另一種風景

選右邊當然有其他的出路

走向左邊的他揮揮手和踏向右邊的她說了再見

兩人笑笑

靜和冷也不如表面的不堪

而卻是感覺的沉澱

等待著哪天從保溫箱裡拿出來的時候依然美味

swang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